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媒体聚焦
千年商都的空港生意经
发布时间:2020-09-18 09:57:13 发布单位:南方日报 阅读次数:-

  如今,城市发展已经瞄准蓝天。

  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兴起了机场建设新热潮:苏州机场浮出水面,福州提出长乐国际机场二期扩建工程,重庆敲定第二机场选址……广州也再接再厉,几天前,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三期扩建工程(简称“白云机场三期扩建工程”)飞行区工程及东四西四指廊工程初步设计及概算获中国民用航空局和广东省人民政府联合批复,标志着白云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很快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

  与机场建设“热”同步,临空经济“热”也悄然兴起。《中国临空经济发展报告(2019)》显示,全国239个民航运输机场中,已规划和已建设临空经济区的机场达87个;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达到14个。

  今年中央提出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今后经济工作的发展方向。在这个过程中,加快机场建设也是构建双循环新格局的重要工作。

  白云机场是广州的顶级流量入口,是大湾区的空中窗口。今年6月T3航站楼立项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待其建成后,白云机场旅客年吞吐量将达1.2亿,超越美国亚特兰大机场(吞吐量为1.1亿),向着世界NO.1迈进。

  南方日报记者 傅鹏 陈思勤

  建设世界级机场

  斯里兰卡的螃蟹,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的樱桃,土耳其的无花果,巴基斯坦的岩盐……如今,消费者已经习惯于“买全球”,来自世界各地的货物集聚在白云机场,再由物流快速配送、通关,直至送到消费者的手中。

  货物贸易日益畅通,往来世界也越来越便捷。借助白云机场,乘客可以早上在广州茶楼“叹早茶”,下飞机就能到伦敦喝下午茶,或者傍晚飞到斯里兰卡看日落,又或者飞抵到布里斯班抱考拉……

  今年8月,白云机场国内旅客量已恢复正常水平,8月单月旅客吞吐量达461万人次,连续两个月单月旅客吞吐量排全国第一。

  广州担负着落实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具体部署、提升国际大都市战略地位和综合交通枢纽功能的重任,这让广州发展临空经济的动力更加充足。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要求,要“提升广州机场国际枢纽竞争力”“推进广州临空经济区发展”“建设世界级机场群,推进大湾区机场错位发展和良性互动”。

  建机场对广州抢抓“双循环”发展机遇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是基建投资的拉动作用,白云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将投资544.2亿元。修建机场,是城市拓宽发展空间的一个不可多得的路径,白云机场直接为广州北部导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

  美国孟斐斯国际机场是世界最大货运机场。目前,提出打造“中国孟菲斯”的城市就有郑州、西安、鄂州等城市。背后的趋势是,顶级城市在扩建或新建机场,更多“后浪”城市在加速布局。

  空港经济地位的日益凸显,让机场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不断提高。政策倾斜下,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已达到14个。

  “路通,则财通”。跨区域、大范围人流物流的快速集散,能大大提高交通运营的整体效率,从而拉动经济发展。

  为实现“零距离”换乘目标,白云机场打造了“空铁联运”,其另一端——集国铁、高铁、城际、地铁于一体的广州北站,规划为“T4航站楼”,在此值机、托运、安检、通关,旅客最快6分钟就能直达机场,实现“到北站即到机场”。

  据预算,广州空铁联运体系,可服务大约全国35%人口,覆盖华中、西南以及泛珠三角。

  白云机场也与大湾区主要城市的“距离”越来越近,随着一系列高快速路、城市群的轨道交通连接项目的铺开,广州将实现大湾区主要城市中心1小时直接通达的目标。

  在粤港澳大湾区,有一条黄金大动脉——穗深城际,连接广州、东莞、深圳三城。《广州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18—2035年)》中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航空航运铁路图显示,广深之间将再建一条高铁线路,串连宝安机场与白云机场。

  广深第二高铁采用高速轻轨设计,最高时速在600公里以上,广深港高铁目前时速在350公里左右。广深第二高铁可以弥补当前线路速度上的不足,投入运营后,从白云机场去深圳机场的时间将从现在的一个多小时缩短至最多20分钟。

  一方面,穗深城际新白广段预计今年底开通,届时,白云机场这座湾区心脏枢纽,将正式连通深圳。另一方面,该线宝安国际机场至前海段,已于6月29日动工,待全线贯通,白云机场将直连深圳前海。

  临空经济加速

  内循环为主的新发展格局下,临空经济有多么重要?

  机场免税店、交通中转站、运输中心……这些都是普通人对于机场的一般认知,但机场对于一个城市或者国家的意义却不仅仅如此。

  法国戴高乐机场,其服务的地区创造了法国GDP的30%。

  阿联酉迪拜机场,首次将机场、海港及免税环境结合,占地25平方公里的物流城,将为空港经济圈带来90万的人口进驻。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区域内一年产销收入可以达到2500亿元。

  根据国际航空运营经验,一个航空项目发展10年后,给当地带来的效益产出比为1∶80,技术转移比为1∶16,就业带动比为1∶12。

  临空经济是一种高端经济形态。一个大型枢纽机场的功能可以辐射到与航空相关的旅游业、服务业、金融业、物流业、房地产业等领域,从而形成一个较大的产业链。白云机场也将发挥出这样的作用。

  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的一角,十几架飞机一字排开,等待着工程师的“体检”。“有病治病,没病保养”,它们中的多数,不久后将重返蓝天。

  8月28日,在2020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暨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动工活动上,瑞士AMAC宇航集团与广州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将瑞士AMAC宇航集团中国总部及华南飞机生产维修基地项目落户在广州空港经济区。

  该项目将建设1个生产基地、1个维修基地及总部运营基地,主要包含公务机加改装机库、公务机内部零配件等生产工厂、大型配件中心、线上服务中心、大型数据中心、呼叫服务中心等。依托AMAC宇航集团的技术资源,有利于在广州空港经济区加快形成产业闭环,集聚产业资源,进而形成规模效应。据了解,该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0.5亿美元,预计达产年产值约80亿元人民币。

  目前,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已逐渐形成航空维修与客改货、航空物流、跨境电商、航空总部、通用航空、飞机租赁等六大产业集聚。今年以来,已推动新洽谈项目共33个,预计投资总额约357.96亿元。今年3月已签约13个项目、总投资约460亿元,同时推进动工项目32个、总投资超110亿元。

  新技术革命所引领的产业升级使得航空业与城市的关系变得紧密。半导体、精密机械、高档电子产品、生物医药等一大批科技含量高的行业开始频繁使用航空运输。这类产业的产品一般体积小、运量少、附加值大,特别适合航空运输。

  此外,许多中心城市周边都会拥有一个高规格的国际会展中心,无需进城,就能完成一切商贸活动。像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就是放在虹桥机场区域;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规划中就包含了一个高规格的国际会展中心;深圳这几年也在宝安机场附近,规划了一个新的会展中心。

  在暨南大学教授胡刚看来,以内循环为主的体系,最大的短板就是内需的消费力不足。机场是中心城市高质量客流的最大来源,有了机场,就有了吸引人流、壮大产业、完善基建配套的资本,这也是那么多城市倚赖机场、大力发展空港经济区的重要原因。

  统筹推进现代流通体系建设,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内部生产要素的流动,一定要比之前更快。这些超级机场的推进和落地,就是要加速中国内部人的流动、资本的流动、信息的流动、产业的流动。”胡刚说。

  围绕机场,资本、货物、人三个要素聚集于此,新的经济形态开始展现,航空引擎加大马力。

  飞机载来的“新城”

  城市的机场,正升华为机场的城市。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全球空港经济之父”约翰·卡萨达(John Kasarda)如是说。

  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伴随着铁路与火车站的修建,曾出现过多个“火车拉来的城市”。人与货物通过铁路汇集,形成聚落,从而带动一个区域的发展。石家庄、郑州、株洲皆是如此。

  随着“第五波理论”在全球日益获得广泛共识,临空经济被视为城市继海运、天然运河、铁路、公路之后,由航空运输引起的第五波城市发展浪潮的经济发展形式和主要推动力。在中国人的印象中,机场总是建立在远离城市的地方,机场与商业中心是分开的。这种印象将被颠覆。

  对于一个城市的产业经济升级来说,机场绝不是一个交通工具那么简单。

  郑州是中国“临空经济”发展的一个典型案例。郑州不靠海、不临江,过去靠铁路,获得了交通优势,汇集资源得以发展。以前带动郑州GDP的是煤炭、水泥等重工业,并未诞生“临空经济”的形成条件。

  但在2010年,为了争取到世界上最大的科技代工厂,郑州划出离新郑机场只有两公里的土地给富士康做工业园区。让苹果手机通过飞机尽快发往世界各地,这一举措使得郑州的“临空经济”迅猛发展。

  在富士康的带动下,很多著名智能手机品牌往郑州航空区集聚。郑州主城区才450平方公里,而围绕机场的航空城规划面积达到415平方公里,机场周边等于新建了一个“新城”。

  大型货物运输所形成的枢纽,普遍都成了人类社会经济活动高频次的聚落。水路运输形成的码头、海港,火车运输形成的火车站、高铁站,都是如此。

  机场从暂时停留地转变为可以游览和消磨时间的目的地。例如,在国际上以“足不出户,吃喝玩乐”的新加坡樟宜机场、阿拉伯迪拜机场又是一种临空经济形态,它依托高客流量,把机场建设成一个集合出行餐饮、购物住宿、休闲娱乐的综合商业体。

  广州的目标是争取用3至5年的时间,将广州空港经济区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功能完善、绿色生态、产业高端的世界一流枢纽,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际航空产业城和世界枢纽港。

  临空经济示范区是广州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重要载体,也是推动城市经济高质量发展新的动力源和增长极。作为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的核心承载区,近三年,空港经济区总投资达3145.15亿元。

  据《中国临空经济发展指数报告(2019)》显示,广州空港经济区在“空港经济”单项评比中,占据全国各大空港经济区的首位。

  正如旧白云机场现已经发展成“白云新城”,白云机场的未来或许是航空大都市。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