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辅助浏览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媒体聚焦
国际航空枢纽建设 好风正劲
发布时间:2020-11-30 11:16:08 发布单位:南方日报 阅读次数:-

  近期,一组数据备受全国关注:

  2020年1月至10月,白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约3389万人次,根据全球主要机场公布的数据比较,该吞吐量在单个机场中位居全国机场第一名,全球机场第二名。

  航空业作为经济风向标,最先感受到国内大环境的复苏。

  城市更安全,人们更安心。作为一个实际管理人口超过2200万,流动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及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广州经受了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机场的稳健折射出城市的韧性:今年前三季度,广州聚焦“六稳”“六保”,发动数字经济和城市更新双引擎,经济增速已经由负转正。

  依托这座国家中心城市、综合性门户城市、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链接着全国市场与全球市场,广州国际航空枢纽能级不断跃升。从2004年到2019年、从2000万到7000万,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实现了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千万级”的跨越。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背景下,机场是体现经济聚集效应极佳的场所,临空经济提出者卡萨达甚至将机场视为下一个经济增长的中心。围绕机场做文章,也是中国城市抢抓机遇、塑造优势的时代命题。

  随着RCEP的签订,亚洲经济的区域一体化发展加快;白云国际机场三期扩建动工,剑指世界一流枢纽机场。迈向新发展阶段,拥抱新发展格局,一座加快复苏的机场对于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广州而言,支撑巨大,意义非凡。

  ●南方日报记者 傅鹏 朱伟良 通讯员 穗空港宣

  白云机场复苏为什么快?

  今年1月至10月,白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约3389万人次,位居全国机场第一名,全球机场第二名。民航资源网公布的数据也显示,10月中国大陆11家3000万级以上机场出港准点率榜单中,广州白云机场准点率排在首位,同时也是实际出港航班量最多的机场。

  过去几年,白云机场一直稳居中国客流量第三大机场,今年缘何超过北京、上海,客流领跑全国?

  “疫情是最直接的原因。”民航资源网专栏作者韩涛分析说,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客流常年位居一、二名,但在疫情影响下,这两座城市都是双机场的配置、会有分流,加上国际旅客一度近乎“断流”,所以影响明显。与之相对,白云机场去年国际航班占比尽管也较高,但略低于前者,加之部分游客从香港机场分流到白云机场,此消彼长之间,受冲击相对较小。

  白云机场自身的发展势头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近年来,白云机场更是步步为营,2018年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距离7000万人次只差临门一脚,2019年终于突破7000万人次“大关”。这一数字在2004年还是2000万,这意味着十五年来白云机场平均每三年就实现一次“千万级”的跨越。

  白云机场的复苏快体现在两个维度:

  一个体现是人流、物流的恢复。数据显示,今年国庆中秋假期白云机场出港航班量全国机场排名第一,八天共接送旅客133.13万人次。白云机场发布10月生产经营数据快报也显示,尽管10月旅客吞吐量同比下降22.07%,但其中国内旅客吞吐量同比增长1.34%。

  另一个体现是临空经济的发展。今年以来,广州空港委全力打好“组合拳”,推动疫情防控工作和经济社会发展两不误。1-10月,白云机场综保区进出口179.0亿元,同比增长30.2%。其中,进口127.3亿元,同比增长51.4%。

  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

  “疫情影响下,广州复工复产的速度领跑全国,也让人流、物流率先选择回流广州。”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副校长、教授董小麟指出,广州拥有41个工业大类中的35个行业,产业门类丰富程度领先全国,面对疫情,容易出现“东边不亮西边亮”的情况,这股韧性也投射到空港经济上。与此同时,广州采取一系列措施落实“六稳”“六保”,加速了经济回暖。每日经济新闻联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旗下的道口金科,早前发布了《中国经济复苏城市排行榜》指出,广州经济复苏指数实现三个领跑:领跑一线城市,领跑万亿GDP城市,领跑人口超千万城市。

  “冲击小、恢复快。”韩涛进一步表示,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全国第一、全球第二属于疫情期间的特殊状态,总体来看,白云机场还位于全国第三的水平,但跻身全球前十潜力巨大。白云机场的真正“上位”还看机场三期扩建工程,预计到2030年,将实现机场年旅客吞吐量1.2亿人次、年货邮吞吐量380万吨。

  “东风”吹向何方?

  “我们几乎与RCEP中所有成员国都有贸易的往来,占我们业务量的比例在50%至60%之间。”卓志跨境电商执行总裁李金玲说。

  企业的业务繁忙是广州的缩影。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与RCEP成员国间进出口总额3472亿元、占全市总量的34%,来自RCEP成员国的实际使用外资18.7亿美元、占比26%。

  长期以来,RCEP中其他14个成员国,均是广州传统的重要经贸伙伴。

  “广州恰好处在RCEP各成员国所在区域的地理中心位置,平均距离具有优势。”在董小麟看来,友好经贸关系背后的逻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说,中国市场是最大的“蛋糕”,是任何一个国家都看中的市场。广州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的定位所包含的国家中心城市、综合性门户城市、国际商贸中心、综合交通枢纽、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和着力建设国际大都市等功能,完全符合“门户”与“枢纽”的角色。

  “印尼希望加深与广州和深圳的联系,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不久前举行的2020世界跨境电子商务大会上,印尼海洋统筹投资部部长卢胡特通过视频“云”参会,他表达了未来在电子商务、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模式业务方面的合作愿望。

  目前,白云机场已奠定了面向东南亚地区及大洋洲的第一门户枢纽地位。同时,东盟已经稳居广州外贸进出口份额第一位,RCEP的“东风”下,亚洲经济的区域一体化发展加快,预示着将形成更大的全球市场“蛋糕”。

  对于一个城市的产业经济升级来说,机场绝不是一个交通设施那么简单。实践表明,一个航空项目发展10年后给当地带来的产出比为1:80,技术转移比是1:16,就业带动比是1:12。飞机为广州“载”来的生意,是近几年“火”遍全球的临空经济。

  临空经济是一种高端经济形态。一个大型枢纽机场的功能可以辐射到与航空相关的旅游业、跨点服务业、金融业、物流业、房地产业等领域,从而形成一个较大的产业链。

  作为临空经济的新业态之一,跨境电商率先发力。广州今年提出,建设空港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电商国际枢纽港(简称“跨境电商枢纽港”),其在巩固提升国际商贸中心地位的同时,也将联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以人才、资本、数据、线上平台等为纽带,推动跨境电商枢纽港与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区域实现产业协作和创新协同,积极参与全球跨境贸易创新发展。

  今年“双十一”期间,短短的11天,广州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处理进出口业务总量超1262万票,金额超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广州作为国家第二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截至2019年,跨境电商进出口总值蝉联6年全国空港第一,为广东乃至全国跨境电商探索新模式,提供了丰富的经验。

  中国服务贸易协会首席专家、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原副会长张伟表示,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使传统外贸受到了严重冲击。但与此同时,跨境电商却释放出了巨大发展潜力,成为推进外贸发展,稳定国际产业供应链的纽带,以跨境电商为代表的贸易数字化转型趋势越发明显。

  是“节点”也是“支点”

  当下,广州正全力谋划“十四五”高质量发展,聚焦打造畅通国内大循环中心节点、联通国内国际双循环战略支点,引领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

  新发展格局是适应我国发展新阶段和国际竞争新要求的必然选择,也是全球供应链的形成与重塑的必然选择,更是中国消费市场的不断成长必然选择。

  “大国需要国内大循环。”董小麟举例说,像新加坡面积有限的国家,国内市场支撑不起经济的发挥,重点在全球市场。中国市场巨大,国内大循环靠的不只是一两座城市,广州正是其中重要的节点。新发展格局的构建,是广州进一步增强国家中心城市能级的重大发展机遇,是对广州提升超大城市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考验。

  他表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这个逻辑同样适用于新发展格局。“因为如果没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就没有支点,就会‘走不动’。所以不难理解,为何国内各大城市兴起了机场建设的热潮。”

  国际航空、航运和高铁枢纽,让“节点”和“支点”在广州形成重合。

  白云国际机场航线覆盖全球230多个站点,是国家第三大航空枢纽。广州港航线通达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个港口,去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居全球第四。以白云机场为核心的“3060”轨道交通圈,即“机场与广州市中心30分钟通达,与珠三角主要城市60分钟通达”,很快成为现实……南来北往、通达四方的航空线、航运线和轨道线在广州交汇。

  加快推进白云机场三期建设,推进南沙港四期、广州港深水航道拓宽二期、5个国铁、7个城际轨道、12个地铁、6个综合交通枢纽等重点项目,广州力争在全国经济融入全球体系中发挥更大影响力。

  伴随着广清城际和东环城际(新白广)的开通,机场与广州北站的联通,广州北部正从“空铁枢纽”迈向“经济枢纽”。通过空铁联运可把机场腹地范围进一步扩大到泛珠区域,覆盖人口超过4.53亿,占全国人口的35%,加上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全国人民“广州出发,买卖全球”变得越来越容易。

  广州空港委副主任邱之仲表示,广州空港经济区正加快推进空铁融合枢纽建设,建立空港现代流通体系智能平台,打造国际一流的商贸流通枢纽,引导跨境贸易企业和资金流、信息流、高端物流在空港全面集聚。“我们将跨境电商枢纽港打造成为国际贸易创新发展的样板工程,实现立足广州、辐射全国、买卖全球的目标。”

  中心城市的极点带动效应,对于实现一国及区域经济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要牢牢把握构建新格局的发展机遇,发挥极点带动功能,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发展新优势。这是广州这座立足改革开放前沿的超大城市的使命和担当。”董小麟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